首页 > 公益 > 正文

没有一个追星女孩疯得过她

来源: 娱乐眼 2021-06-02 11:28

  向来有一种说法:

  国产剧里的女性是工具人,很难演出花儿来。

  尤其是正剧里,再怎么性格各异的女性,戏都为别人铺路。

  我不以为然。

  英雄叙事里,明明男人们的金手指故事才无聊。

  攀附在命运的巨轮上,女人们死死攥住一线生机,使劲到指甲盖泛白。

  疯狂的,卑微的,体面的,不体面的。

  求生求死的女性故事,是生动的时代注脚。

  比打着“逆天改命”幌子的达官老爷们,可咂摸多了。

  于是想专门开个栏目,讲讲国产影视里那些经典的女人们。

  比如,有一个角色,曾让中国最红的女演员抛弃主角的番位,和多达几十倍的戏份,也要演。

  那就是《大宅门》里京城白家药铺的千金。

  追星私生饭的祖师奶奶,也是和纸片人结婚第一人——

  白玉婷。

  2000年,郭宝昌筹拍《大宅门》。

  传说中,半个娱乐圈都去抢资源的大戏。

  那会儿郭导已经是“宝爷”级别的人物了,拍的又是自己家的故事:

  《大宅门》的原型是同仁堂乐家。

  郭宝昌则是乐镜宇的二房太太(剧中香秀)领养的孩子,亲历了26年的宅门故事自然有看头。

  学生姜文、陈凯歌争着剃头帮他演太监。

  唯有蒋雯丽,是郭宝昌亲自去请的。

  本来留给她的角色,也是“疯批美人”鼻祖杨九红。

  一个拼了命要嫁豪门的窑姐,戏份仅次于女主角斯琴高娃。

  蒋雯丽死活就是不演。

  她的理由是,妓女角色有好多机会演。

  可白玉婷这样一个跟自己偶像照片结婚的角色,绝不会再碰到第二个。

  白玉婷乃何方神人?

  现实中,这是同仁堂掌门人乐镜宇的亲妹妹,郭宝昌的十二姑。

  还有个更牛的身份——

  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头号迷妹,榜一富婆。

  郭宝昌说,十二姑因为一生没出阁,是乐家最有钱的人,长得也漂亮。

  可谁家公子来提亲都不从,因为十二姑早说了“非梅兰芳不嫁”。

  这份离经叛道和不管不顾,给年少的他造成了极大冲击。

  少女白玉婷困在宅子里长大,最叛逆、也是唯一的爱好,就是跟着母亲去园子里听名角儿万筱菊唱戏。

  只要是万筱菊的戏,她每演必看。只要万筱菊的戏一完,她立马就起堂。

  可惜当年还没有“只看TA”的功能,大小姐只能这么一趟趟麻烦。

  粉丝入戏,难免动情。

  起初,还是坐在尊贵的二楼VIP,轻捻一方丝帕擦泪;

  后来,直接买内场票第一排,名贵的珠宝首饰没了命地往台上甩。

  搁今天,白玉婷绝对是个十项技能点满格的站姐。

  “爱豆擅长的,我也要学会。”

  除了看戏,还要偷偷在家学戏。

  “应援全都手工DIY。”

  从家里的装饰,到贴身的肚兜,都被亲手绣上了万筱菊名字里的菊花logo。

  “看你一眼,连我们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。”

  脑子里天天上演着娱乐圈甜文小剧场,幻想着与爱豆的婚后幸福生活。

  但千金追星,又比普通人容易太多。

  想近距离接触,就追车追到人家门口,当个明目张胆的私生饭。

  放言道,“赶明儿我也夹个凉席到万筱菊家门口,坐个三天三夜。”

  更绝的一招儿,直接让有钱的哥哥请万筱菊来家里摆戏台。

  直奔后台撩人,还要在爱豆耳朵后面此地无银三百两地问:“听见我喊你名字了?”

  被爱豆吐槽:“那还能听不见?数你叫的近。”

  架势大到,满京城都知道万筱菊有个富婆死忠粉。

  但白玉婷却显然不满足于当个不近不远、略微仰望的粉丝。

  她满脸痴笑,臆想着爱豆能娶自己。

  或者说,是让哥哥上门提亲,半逼着顶级男明星做赘婿。

  就算做不了正房,当妾室、丫鬟都可以。

  大小姐不害怕身份、家庭、世俗的眼光。

  架不住,爱豆害怕。

  已经娶妻生子,又深知门楣之别的万筱菊,做出了种种避之唯恐不及的回绝。

  活在幻想里的白玉婷不管这一套,她早就把偶像视为了丈夫,于是做了个惊世骇俗的决定——

  嫁给万筱菊的照片。

  于是堪称国产剧里最荒谬的一场婚礼戏,出现了。

  丫鬟抱着一张半人高的大照片,送去了小姐的洞房。

  从那之后的几十年里,白玉婷将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,字字句句说给万筱菊的照片听。

  她爱它,他们每天都在一起。

  我最近看到白玉婷的名字,是在一个名为“怎样嫁给张云雷”的帖子里。

  粉丝们把白日梦包装成了一个励志故事:

  “学学富婆白玉婷,多多搞钱,先让自己强大起来。”

  百年前,白玉婷被白家宗室,甚至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痛斥“恬不知耻”。

  百年后,“老公”“老婆”已经成了追星组天天挂在嘴边的词儿了,也没人大惊小怪了。

  不怪粉圈把白玉婷当教科书。

  可不是人人都做得了白玉婷。

  “一见杨过误终身”的故事,在文艺作品里不算少见。

  往往被安在各种女配角身上。

  要么一生相思,要么香消玉殒,总之没有好下场,所谓误终身是也。

  只有白玉婷有资本,也敢说得出:

  “问我怎么和爱豆结婚?正正规规地结啊!”

  更让人羡慕的是,比起只敢把“老公”打在公屏上的卑微粉丝。

  在白玉婷单方面宣布出嫁的十几年后,爱豆竟然本人送上门了。

  抗战开始,因为拒绝给日本人唱戏,万筱菊躲进白家大宅避难。

  第一次走进贴满自己照片的房间,万筱菊先是吓出了一身冷汗:

  “做梦也没想到,您这么抬举我。”

  随后百感交集,动情后伸手拉住了白玉婷的手。

  窗户纸被戳破。

  人人都以为屋子里应该发生点儿什么,就连亲哥白景琦也默许了后面的故事。

  白玉婷只是盖上了当年的红盖头,让万筱菊帮她掀开。

  然后拒绝了偶像的主动示爱。

  她嫁给的,是万筱菊的照片,而不是他。

  守了照片十几年后,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一个真实的人,白玉婷害怕。

  就像当年守在万筱菊家门口,目送他和老婆孩子进家门之后,幻想着与他幸福生活的一场大戏。

  忽然一阵冷风吹来,打断幻想,甜梦醉人一场空。

  那时的梦醒了一半,如今醒了另一半。

  小时候没看懂这个结局,总觉得白玉婷傻。

  追星女孩拼死拼活都得不到的东西,她怎么还亲手扔了?

  细想想,这才真。

  普通粉丝对爱豆的爱情,不追求永恒,一般都以爬墙或淡忘无疾而终。

  富婆愿意为爱豆砸钱,但愿意和他们过日子的没几个。

  被羡慕过的,华谊千金王文也。

  近水楼台地随意出入活动后台,与顶流的合影多到能召唤神龙。

  还和闺蜜綦美合一起嘲笑过:

  “这些农民(普通粉丝)想要帅哥的微信是异想天开,帅哥都是我们的。”

  可去年9月王文也恋情公开,男方照样是家世相当的富二代。

  当然,以白玉婷的脾性,定不会搭理门楣那些老掉牙的观念。

  而是轻笑一声:“谁爱笑话谁笑话,个人走个人的路。”

  她更害怕的是,理想的婚姻与爱情,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。

  连李敖娶了胡因梦后,都见不得昔日女神蹲在马桶上满脸通红的样子。

  光是看到万筱菊被示爱吓得满脸惊恐的脸,大小姐心就凉了一半。

  明星也有道德瑕疵,也要对抗生活的一地鸡毛。

  更別提一旦攀上白家,名角儿如万筱菊,更得做小伏低地讨好。

  白玉婷又怎忍见心中犹如天神的偶像,这样摔进现实的泥里?

  之所以想以白玉婷开启国产剧女性经典话题。

  不仅是因为蒋雯丽说,妓女角色好寻,白玉婷难觅。

  也不是想给追星女孩上课。

  放眼国产剧历史,都很难找到这样一个角色了。

  一个神经又清醒的女人。

  一个这么爱自己的女人。

  《大宅门》第二部总被骂狗尾续貂,我却难忘它的最后一集。

  不可一世的二世祖白景琦,在白玉婷临终前,握着她的手说:

  “你是带着仙气来到这世上的。”

  就像当年他趴在炕边,盯着刚出生的妹妹一样。

  仙气来自于白玉婷复杂立体、超前于时代的人设。

  也来自于蒋雯丽那张极具精神张力的脸。

  对比被小姨带进剧组,演童年白玉婷的马思纯就知道了。

  娇憨多于灵气,用来印证白家的兴旺和娇生惯养,有说服力。

  但演一个为偶像疯狂的千金,你总觉得她是被忽悠的。

  没人能对着蒋雯丽,骂出“恋爱脑”。

  她是典型的文艺片神经质女主脸。

  额头饱满,圆钝的眼睛脆弱且坚定,丰厚的嘴唇微张。

  动起来,把初代追星女孩神神叨叨的病态演得入木三分,又不过分撒泼。

  以至于白玉婷这辈子做作、疯狂,在自我营造的世界里顾影自怜。

  你不会觉得她犯了糊涂。

  甚至真赶上事儿,白玉婷还是大宅门最辨黑白的一个。

  嫂子杨九红因为窑姐出身,入府后备受嘲讽,亲生女儿也被强行抱走。

  杨九红想寻回孩子,却被婆婆辱骂不要脸,还逼着白景琦对她掌嘴。

  众人忙着挤白眼、看笑话,只有白玉婷挺身而出在门外说:

  “这叫什么事啊,抢了人家的闺女,还不让人家认亲。”

  她对出身卑微的嫂子很是尊重。

  对大宅里的势利眼充满不忿,捍卫“爱情可以跨越阶层”的勇气。

  白玉婷领了彻底的“反叛前卫女性”剧本?

  也不算。

  不然也不会对有妻有妾、有儿有女的万筱菊,说出“没关系,实在不行,我做你的丫头”这种话。

  换句话说,比起真实的偶像,她只需要可以满足自己幻想的偶像。

  享受的,是“疯狂过”的过程,而不是结果。

  举个例子,同样是盯男人。

  白玉婷和杨九红的眼神,就很不一样。

  苦命人杨九红,看男人时,侵略性的眼神就像一个钩子。

  把嫖客白景琦当成矢志不渝的爱情幻想对象。

  爱的是,可以拽自己出深渊的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却抗争了一辈子都没被封建礼数接受,落得自毁的下场。

  贵小姐白玉婷,飞蛾扑火式地扑向“为自己活一次”的光亮。

  表面是在看偶像,实则眼睛中全是凝视着、疯狂着的自己。

  牺牲掉了自己的形象并且成为了世人的笑柄,也无所谓。

  “我的爱,跟你没关系。”

  这才是白玉婷真正的反叛和前卫所在。

  前者为了拯救命运。

  后者为了满足自己。

  一部足够有厚度的影视作品,是无法让观众在这两类女性中比出个高低的。

  二极管思维从不是看剧的目的。

  反而越品这些复杂的个体,越想让人感叹——

  如今国产剧的女人动不动头破血流,争的是权力的宠爱。

  “白玉婷们”斗的是命。

  光看这一幕。

  万筱菊不想再耽误姑娘的人生,夹杂着悔恨和震撼的心情,主动示爱。

  白玉婷抽出被偶像握住的手。

  大步向前,无视同情,继续抱着照片过日子。

  留下万筱菊自己坐在“婚房”里流眼泪。

  这么酷的女性角色,再也没有了。

  娱乐百态,姐有真爱

  • 没有一个追星女孩疯得过她
  • 甜宠剧继续霸屏,梁洁携经典之作回归,任嘉伦将压轴登场!
  • 《我爱记歌词》停播七年海峰去世,那些超级领唱们都怎么样了?

娱乐眼

Copyright © 2007-2016 YULEYAN Corporation 联系QQ:30073790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