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影视 > 正文

“5年了,我还没从《请回答1988》里走出来”

来源: 娱乐眼 2020-11-30 17:48

  姐的宝藏剧又又又又上热搜了!

  没错,说的就是《请回答1988》。

  开播已经足足5年,但每到冬天,这部剧总会登上热搜榜,好像在提醒大家,寒冷的天气里还有它陪伴。

  它到底有多受欢迎呢?

  就是一部2015年的电视剧,到今天还有网友说陷在剧里出不来。

  从人物,到台词,再到配乐和道具,能全部夸一个遍。

  豆瓣上近60万人参与了评价,总评分达到9.7,是高分电视剧榜的第一名。

  这么一看,她姐也默默参与了一个60万人的大项目。

  仔细想想也挺奇怪的。

  《请回答1988》讲的明明是1988年左右,发生在首尔的故事。

  只有一条普通的胡同、5个普通的家庭,还有生活里的一堆鸡毛蒜皮。

  少了所谓的激烈“冲突”,甚至对一些观众而言,故事背景和实际生活还有一段距离。

  但它就是莫名其妙地让人觉着亲近和熟悉。

  愿意一次次去感受那个“虽然不富裕,但却内心温暖的岁月。”

  希望我们余晖的扮演者崔胜元早日康复

  细碎却迷人的日常

  看过《请回答1988》的人,都有一个共识:重刷前,得备好纸巾。

  它太好哭了。

  至少当德善喊出:“为什么就对我这样?”的时候,她姐的眼泪就已经扛不住了。

  乍一看,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大事。

  贫困的五口之家,两个女儿生日又相近,二女儿的生日就被自然而然地“合并”了。

  只要拔掉几根蜡烛,重新点燃烛火,所有的不满和委屈就能像没出现过一样。

  这一幕,真的越想越窝心。

  即便是独生子女,对于“二女儿的悲哀”也能生出几分感同身受来。

  谁没在跟邻居家,或者堂、表亲家的小伙伴玩耍时,因为一句“你让着点弟弟/妹妹”,而忍耐过、不开心过。

  明明大家都是年龄相仿的孩子。

  明明“懂事的孩子,也只是孩子而已”。

  可也不光是因为委屈吧。

  更多地,是会出现和德善一样的困惑:

  “我以为我如此崇高的牺牲精神,

  爸爸妈妈是知道的。”

  怎么这些牺牲反而被默认了呢?

  可能就是在那一刻,我们真的走进了双门洞的故事里。

  那里的每个人,都像我们一样,在平淡的生活里,有着属于自己的“烦恼”。

  双门洞的“人生导师”,能解答“五人帮”各种困惑的东龙,也只敢在妈妈要起身出门的那一刻,小心翼翼地说出,“我不想一个人吃饭。”

  然后认命般地,拿起勺子,没有再多挽留一句。

  还有每天都想念妈妈的阿泽;

  承担起属于爸爸责任的善宇;

  在犹豫不决里错过爱情的正焕……

  有时好像越是和亲近、喜爱的人在一起,就越不知如何开口,越不懂对方的心。

  好在:

  “错觉是短暂的,

  误会是长久的。

  所以错觉是个人自由,

  误会是万万不可有的。”

  或快或慢,双门洞里的每个人都学会了,向想要珍惜的人,去吐露自己的心声。

  那一切“悲哀”便总会有翻篇儿的时刻。

  拿起电话,拨号,声音颤抖着喊出“妈妈”,然后听见她在那头用熟悉的乡音喊着你的名字。

  也不需要再为悲伤和痛苦多做掩饰了:

  “所有让你感到辛苦的事情,

  让你后悔自责的事情,

  都吐露出来吧,

 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。”

  而你不要担心。

  争吵也罢,紧紧相拥也好,爱的表达形式可能有千百种。

  但哪怕相处时的情绪再激烈,最终总是会知道,双手捧着的是一颗真心。

  而在胡同里,“时间会让人成为朋友”,也会让人变成家人。

  陌生的心会渐渐靠在一起。

  也正是这样,双门洞里过圣诞的那一天显得格外美好。

  之前,所有人聚在一起不停地开会、讨论,就为了让小姑娘珍珠收到一份喜欢的圣诞礼物——雪人。

  没有降雪可以雕冰人,国手阿泽的围棋棋子也是能拿出来当眼睛的。

  忙来忙去,最后发现,雪人不过是小卖店里几块钱就能买到的一款冰淇凌。

  可没人因为之前的“白忙活”而抱怨。

  只是惊讶了一瞬,然后带着发自心底的笑意,看着开心的珍珠。

  家人们只想着,一定用丰盈的爱去给予。

  闪闪发光的普通人

  《请回答1988》令人着迷的地方,不仅仅在于胡同里舒服的日常,还有生活在那的人们。

  她们都不完美,或多或少地,能从她们身上找出各种各样的小毛病。

  可那些缺憾和棱角是那么的恰到好处,无论如何都无法讨厌。

  你还记得赵秀香么?

  大多数时候,她是活在儿子东龙的台词里的。

  是“赵女士”、“赵部长”,是公司里的保险王。

  也是整个胡同里存在感最弱的“妈妈”。

  刚刚退休的时候,她始终没办法适应在家带孩子的生活,干脆逃去了妹妹家。

  两星期后,赵女士终于回来了,和邻居姐妹花们聊天的时候,她是这么说的:

  “我的人生,

  一直被叫东龙妈妈、大龙妈妈,

  我不高兴这样,

  我的名字叫赵秀香。”

  那是来自1988年的女性自我意识。

  那一瞬间,赵女士简直在闪闪发光。

  当她说出:“我昨天接受了培训,明天开始上班”的时候,只想痛快地为她献上自己的掌声。

  然后像豹子女士一样,说一句“了不起啊,真了不起。”

  你看,即便只是剧中的配角,可在她们自己的人生里,这些人也都实打实的可爱。

  慢慢地,我们透过她们,也找到了一些关于生活的答案。

  你还记得这一幕么。

  那是美玉终于回来,和正峰手牵手在市场里闲逛的时候。

  路过爸爸的店面,她不自觉地低下了头,避开了眼神交汇。

  原本笑着想和她打招呼的爸爸,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默契地,没有出声。

  一个可能怕自己丢脸,一个是真的怕对方丢脸。

  然后,已经走出去好远的美玉突然站住了,拉着正峰往回走。

  “爸爸,女儿来了。”她说。

  那一刻,真的完完全全迷上了美玉。

  也许会被看不起吧,可穿着灰扑扑的衣服、站在简陋店面前的爸爸,也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
  是哪怕会被看不起,也不想抛弃的一部分。

  所以偶尔会觉得,正峰在恋爱中说得最好听的话,也许不是什么:“维也纳虽然是奥地利的首都,但你,却是我心脏的首都。”之类的情话。

  而是对着美玉爸爸说出的:

  “伯父,真正白手起家的您,真的,太棒了。”

  那一刻,胡同外的陌生人,也成为了家人。

  可能再没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温暖的事了。

  每个人都怀着最大的善意,在拥抱着这个世界。

  所以总是忘不了,德善的班长发病倒地后,从医务室回来时的情景。

  班级里没有一个人避开她、嫌弃她。

  迎接她的是像往常一样的:“班长,好冷,把门关上吧。”

  请回答,青春

  所以《请回答1988》究竟好在哪呢?

  60万个评分观众,能说出60万种不同的答案来。

  它不是没有记录生活里的疲惫、肮脏与挣扎。

  可我们一起哭过了。

  最后记住的还是那些美好。

  美好的像献给成年人的一部童话。

  也许不仅仅因为它像童话,而是即便故事里有悲伤,有失落,我们还是忍不住投入地和剧中人们一起走了一遭。

  因为我们隐约看到了自己。

  那个惴惴不安地问出,“如果没考好,你也不能讨厌我啊”的自己;

  那个因为没有梦想,迷茫和沮丧的自己;

  那个有点难为情,所以不敢开口说出“拜托”的自己。

  还有那些属于自己的、回不去的青春。

  那段青春里,还包括《请回答1988》首播时,我们的追剧时光。

  我们一边因为剧情笑出声、留下眼泪,一边在贴吧、微博上和网友们“对战”。

  争论究竟谁才站对了CP。

  讨论“怎么最后一集不是泽善的婚礼”,而是宝拉和善宇的故事。

  剧中的情节就像发生在昨天。

  而五人帮的故事永远未完待续。

  或许应该觉得庆幸,在这部剧的结尾,有那么一场富有仪式感的剧内告别。

  我们跟着镜头,在德善的陪伴之下,一起和双门洞的故事、和五人帮说了再见。

  我们一起练习告别,好像就不那么孤单了。

  “现在对已经逝去的东西,

  对再也无法回去的时间,

  做迟来的告别,

  再见,我的青春。

  听到了,请回答。

  • “5年了,我还没从《请回答1988》里走出来”
  • 这波“真香”来迟了么…
  • 张一山《鹿鼎记》刚开播,惹来一众恶评

娱乐眼

Copyright © 2007-2016 YULEYAN Corporation 联系QQ:30073790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