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影视 > 正文

妈圈内卷已经这么严重了吗?

来源: 娱乐眼 2021-04-16 11:49

  最近,南风的朋友圈和微博首页都被刚刚开播的《小舍得》刷了屏,作为“小”系列的忠实观众,南风也是刚开播立马就去追了。越往后看,我越觉得这部剧的代入感实在太强了,怕不是我们身边偷偷装了监视器。

  宋佳饰演的南俪和蒋欣饰演的田雨岚,是异父异母的半路姐妹,南俪的父母离婚之后田雨岚的妈妈带着田雨岚嫁给了南俪的爸爸。

  重组家庭免不了磕磕碰碰,这姐俩的关系可以说是水不容火,而她们对自家孩子的教育方式就更截然不同了,一边是理想,一边是现实。

  老父亲也是出于好心想缓和姐俩的关系,日常搞个什么家庭聚会,但是对于南俪和田雨岚来说,她们根本不是去吃饭的,而是去按时赛娃的。

  第一次家庭聚会就暗流涌动,田雨岚明里暗里与南俪家的孩子比成绩,跟外公争宠。不管是闲聊还是吃饭,田雨岚都能拐弯抹角扯到成绩这件事上,孩子吃个水果各种眼神暗示,说水果糖分太高会导致肥胖,肥胖又会影响智力发育。

  不怕说者无心,就怕听着有意,坐在旁边的欢欢直接吓得不敢吃了,em…有被冒犯到。

  饭桌上田雨岚更是话里话外夹枪带炮,阴阳怪气第一名,说子悠整天就知道学习,拿了个第一名就只是还行。

  其他人好不容易岔开话题,她就又得得瑟瑟起范儿了:“这孩子呢没有别的什么优点,就是让人省心呀,别的孩子学习都要家里什么催呀骂呀咆哮啊,这孩子不用的,自觉性很高。”

  嚯,姐张口就是老凡尔赛了,并且这些话还都是直愣愣盯着南俪说的。(火药味太足了哈哈哈,弹幕里里的网友直呼上头

  南风见过能显摆的,但真没见过田雨岚这么卖力夸的,根本“凡”到停不下来:“全靠孩子自己要求上进,我也就是打打辅助罢了。”

  镜头一转,南俪明显已经听烦了哈哈哈哈哈哈,脸上就写着两个大字:离、谱。

  与田雨岚唯分数论的“填鸭式教育”形成鲜明对比,南俪就觉得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,快乐最重要,夏君山也说讲究素质教育,想让孩子全面发展。

  面对田雨岚的口舌进攻南俪直接下场开怼,高手过招、神仙打架,说自己孩子起点高从小没缺什么,没有那种匮乏感,几代人用不着攀附谁,也不用靠什么由头改变命运。

  不少姐妹看到这里直呼好家伙,在场的各位应该都听明白了,这是暗讽田雨岚妈妈攀附了南爸才有的今天,一针见血,实实在在扎了心。

  家庭大战眼看着一触即发,端水老父亲心里也不是滋味,左右为难。

  第一次家庭聚会傲娇达人田雨岚吃了瘪,先挑头、又破防,第二次家庭聚会行走的焦虑灌输机再次附体,金句频出,变着花样夸自己孩子的学习成绩。

  并且当众揭穿欢欢成绩在班级倒数垫底,本来就奇奇怪怪的家庭氛围瞬间雪上加霜,田雨岚这是杀疯了杀疯了。

 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,学校不出排名就是为了维护孩子的自尊心,她倒好,直接当众抖搂出来了。那场面堪比大型社死现场,如果是我,我可能也会崩不住,恨不得原地挖个地缝钻进去吧。

  南俪一边安慰欢欢,一边带着欢欢去找补习班,发现补习班强度太大转头带孩子走人,网友纷纷表示:好想有个南俪同款妈妈。(+1

  夏欢欢直奔快乐星球

  如果前面两次家庭聚会算铺垫,那么第三次家庭聚会直接飙到了高潮。欢欢和子悠本来就是同班同学,虽然子悠学习成绩比欢欢好但说起来也属于竞争关系,都挤破头了想进好的补习班。

  可惜南爸只搞到了一个名额,家庭聚会上南俪得知父亲把名额给了子悠,大吵一架,摔门而出。一向大方得体不与田雨岚计较的南俪,现在连成年人最基本的体面也不顾了。

  南俪的爆发在南风看来是在情理之中,虽然她和夏君山一贯提倡素质教育,但是他们身处如此强大的内卷环境之中,真的很难独善其身。再加上欢欢的自尊心受挫,更会让南俪和夏君山觉得是他们之前的“放纵”才耽误了孩子。

  看到这里,南风感触颇深。想起之前在《你好,李焕英》中,妈妈的一句“我未来的女儿,我就让她健康快乐就行了”承包了不少观众的眼泪,南风很少在电影院哭,但那次实在忍不住了。

  一句话,道出了多少父母最初教育孩子的心声,但是在当下又有多少父母能真正做到呢?少之又少,内卷太可怕了,不进则退。南俪是想让欢欢健康快乐,现实根本不允许,不怕你是学霸,就怕学霸过暑假。

  有些家长往往打着“都是为了孩子”的名义却忽略了孩子真正想要的东西,动不动把“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”的名言警句挂在嘴边,甚至各种暗示明示孩子必须要当第一名,对孩子来说也是一座无形的大山,喘不过气。

  这两天南风也学了个新词:鸡娃。这里的“鸡”从名词变成了动词,意思是父母给孩子打鸡血,不停地让孩子去学习、去拼搏的行为。

  曾经我们的比拼在课堂上,如今孩子比拼的却是业余时间。学校大喊为孩子减压减负,父母拼命给孩子报班补课,生怕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你们报一个我们报两个,孩子无形之间成了父母拿来攀比的工具人。

  虽然《小舍得》聚焦的只是“小升初”,但其实从学龄阶段,父母就开始battle了。之前有个综艺节目,杭州某宝妈一口气给6岁的孩子报了十个补习班,不是在补习班就是在去补习班的路上,密密麻麻的课程表南风看着头就大了。

  甚至有些补习班也得考试才能进,名额有限、择优录取,有些机构真不是你花钱想上就能上的,进去以后按成绩分三六九等,什么提高班、冲刺班、金牌班。(怀疑从小被放养的我是怎么考上大学的

  剧中的子悠也是如此,本来学习也不差,却被田雨岚摁头去上什么行业翘楚的辅导机构,并且也是先考试才能进,钱都塞不进去的那种。

  近日伴随着这部剧的播出,南风注意到微博上也产生了很多备受关注的社会话题,#子女教育量力而行你觉得够吗#、#培训机构是在生产焦虑吗#、#家长愿意为孩子前途放下尊严吗#等等等等。

  南家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重组家庭,却暗含着现实中千千万万家庭的缩影。无论是南俪遵从的快乐教育、因材施教,还是田雨岚信奉的精英教育、丛林法则,其实大家都是第一次当父母,也都没有错。

  田雨岚在家逼孩子在外比孩子的种种过激行为,也不是没有原因。这边看着自己妈妈不仅对南俪低声下气地伺候,还日常被南爸支配本就不是个滋味,那边公婆上门送抚养费发工资的即视感就更让她抬不起头了,娘家、婆家都不痛快。

  自己不满足,只能在孩子身上找补,考得好母慈子孝,考不好鸡飞狗跳。

  田雨岚因为子悠没考好就在群里鼓动家长去找钟老师麻烦,南俪一语道破天机,其实她不是接受不了钟老师在外面办补习班,而是接受不了子悠考得差这个事实。

  因为田雨岚所有的自信和气场都源于子悠的学习成绩,就连吃个水果的间隙都要展示子悠的英文,吃饭都不消停还要配合表演背个圆周率,这一系列操作,让人觉得过于好笑的同时又有种无比真实的代入感。

  小时候最怕的不是随堂测试,而是堪比公演现场的家庭聚会,孩子的存在就像是妈妈们的提线木偶,五花八门的才艺展示说来就来。(就算是比赛也得有个准备彩排候场的时间吧??

  猝不及防地被cue来cue去,南风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颜子悠想用脚趾抠出三室一厅的尴尬,而田雨岚却心无旁骛地享受着“胜利”带给她的喜悦,全程没看到孩子的表情有多不情愿,事实证明:人类快乐并不相通。

  不依不饶地疯狂内卷,父母比来比去终究苦的是孩子。

  父母自己没有得到的,总是希望强加在孩子身上,全然不顾孩子愿不愿意。颜子悠喜欢研究昆虫田雨岚觉得是不务正业,因为自己的不如意,灌输给孩子“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”的思想,前仆后继牺牲一切只为赌那么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。

  预告中颜子悠彻底爆发的戏份也引发了大家的讨论,孩子当众的一句“我觉得我妈妈爱的不是我,而是考满分的我”摧毁了田雨岚所有的信念,慌乱离去。

  在田雨岚心里她是那么爱她的儿子,可她真的很难解释这一切,她口中所谓的爱在孩子心里已经变得扭曲、畸形。

  原本快乐的欢欢也因为成绩开始否定自己,以为自己成绩不好就不被爸爸妈妈喜欢了,拼命地想要上补习班。这部剧就是活生生的现实,大多数家庭的教育理念与教育的初衷明显背道相驰,所以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“中国式父母”到底是爱孩子,还是爱一个学习好的孩子呢?值得深思。

  小舍得、小舍得,究竟舍什么、得什么,我觉得在座的各位家长都很矛盾,这里存在一种最基本的辩证关系。南俪选择舍去当下的高分换来孩子童年的快乐,田雨岚情愿舍得孩子童真的快乐,让他得到成年的无忧,有舍就有得,就看你想要什么了。

  就像佟大为说得那样,让孩子变得更好,是父母该掌握的舍得的一个标准。

  孩子在长大,父母也在成长。这一大家子如何在经历过风浪、经历过困惑之后,在舍与得之间平衡自我、平衡亲子、平衡家庭的关系,我们也只有看下去才能知道答案了。

  感兴趣的姐妹可以直接蹲守央视电视剧频道、东方卫视and爱奇艺快乐打卡,周日至周五两集,周六一集。

  • 妈圈内卷已经这么严重了吗?
  •  《长歌行》口碑逆势回升,全员上演头脑风暴,否定的人打脸了
  • 《小舍得》开播,首集“宅斗戏”太过瘾,宋佳蒋欣飙演技

娱乐眼

Copyright © 2007-2016 YULEYAN Corporation 联系QQ:3007379060